自从休伦打了败仗,折损近两千雅克族战士,亨克帕便一病不起,要命的是,一连好几天过去,他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,病情反而越发严重。

昨天,亨克帕的情况更加糟糕,人已经是时而昏迷,时而清醒,看上去,好像随时有断气的可能。

深夜,亨克帕清醒了一阵子,令人把封古特叫了过来,他让封古特,派人去往恶魔岛,请恶魔岛的医生为他医治。

亨克帕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本族的医生,对他的病情已经束手无策,唯一能指望的,便是恶魔岛的异族医生。

那些异族医生有医治过雅克族的伤员,其医术造诣,要远比恶魔岛上的医生高明,亨克帕觉得,把那些异族医生请过来,或许能治好自己的病。

封古特听完亨克帕的吩咐,没有二话,立刻往外走,找人去往恶魔岛。

他还没走出大门,在院子里,迎面撞上休伦。

休伦看着封古特急匆匆的身影,心思转了转,问道:“大哥要去哪?”

封古特眉头紧锁地说道:“父亲让我派人去恶魔岛请医生!”

“那些异族人的医生?”休伦扬起眉毛。

封古特点下头,应了一声。

休伦急声说道:“大哥,你疯了吗?竟然要请异族医生给父亲治病,他们会害死父亲的!”知道休伦对异族人的成见极大,封古特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上次在恶魔岛与萨尔人一战,我们有好几十名战士受了伤,其中不少人伤势严重。如果让我们雅克族的医生去医

可爱女仆装扮的贝斯小妹清新迷人

治,恐怕最后活不下来几个人,而经过秦沐恩他们的医治,最终只死了六名战士,可见,他们的医术,肯定比我们雅克族医生高明得多!”

休伦挥了挥手,不愿意听封古特的这些废话,他大声咆哮道:“我反对!无论你怎么说,无论如何,我都反对让外族人给父亲医治!”

再耽搁时间,父亲恐怕真的没救了!封古特不在和休伦废话,他大声说道:“休伦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你该懂点事了!”

“大哥!”

“这是父亲的命令,你要违抗吗?”

休伦眉头紧锁,直勾勾地怒视着封古特。封古特不再理他,狠狠推了他一把,而后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。

看着封古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休伦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。

这时候,一名雅克族的中年人,从亨克帕的房间里走出来。

他向左右看看,见四下无人,他猫着腰,来到休伦近前,低声说道:“休伦,如果真让封古特请来那些异族人的医生,事情恐怕……就难办了!”

休伦眯了眯眼睛,拳头也随之慢慢握紧。

他向前凑了凑,在中年人耳边细语道:“趁着外族医生还没有来,你得加大药量。”

中年人脸色顿变,倒吸口凉气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休……休伦,这样……这样不……不行吧……会被人发现的……”休伦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事情到现在,我已经没有回头路,你同样也没有。想要活命,就按照我的意思去做。我父亲不死,死的就会是你我。只有我父亲死了,我才有机会

成为酋长,到时,我会帮你成为我们雅克族的巫师!”

思前想后,中年人用力跺了跺脚,下定决心,他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休伦,我的性命,就交到你的手里了!”

休伦拍下他的肩膀,目光深邃地说道:“放轻松,沉住气,我们现在还有很大的机会!而且,那些异族医生,正好可以成为我们的替罪羊。”

“啊?”

休伦嘴角勾起,露出冰冷的阴笑。

封古特派出的雅克人,是夜间行船来到的恶魔岛,当他们到时,天色已经亮了。

霍纳瓦听完对方的来意后,立刻带着他去找秦沐恩。

听说亨克帕病入膏肓,命不久矣,秦沐恩也吓了一跳。

在他印象中,亨克帕的身体是不太好,但也没有差到要一命呜呼的地步。

秦沐恩琢磨了片刻,说道:“我们立刻去医务所!”

他带着报信的人,以及霍纳瓦,去往医务所。

医务所内,燕于飞、蔡志强、孙曦、杨敏等人都在。

看到秦沐恩领着一名面生的雅克人走进来,众人同是一愣。孙曦率先反应过来,开口问道:“沐恩,出了什么事吗?”

秦沐恩正色道:“雅克族的酋长病危。”

听闻这话,在场众人同是一惊,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。

幸存者能和雅克族交好,酋长亨克帕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如果亨克帕死了,他的继承人会不会继续与幸存者交好,还真就不好说呢!

蔡志强吞口唾沫,喃喃说道:“怎么会这样!上次酋长来我们营地时,身体可是好好的,这才过去一个月出头,酋长怎么就病危了?”

秦沐恩看向蔡志强,说道:“蔡副校长,你跟我去趟光明岛吧,看看酋长的病情,想想还有没有办法医治。”

“呃……这……”

蔡志强可不是个胆子大的人,让他去雅克族的老巢光明岛,只是想想他都觉得腿肚子转筋。

他支支吾吾了一会,说道:“雅克族肯定也有不少的医生吧,他们都治不好酋长,我……我恐怕也无能为力!”

一旁的霍纳瓦和报信的雅克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看到蔡志强一脸的难色,大至也能猜出他说话的内容。

霍纳瓦沉声说道:“秦沐恩,你告诉他,让他放心,无论他能不能治好酋长的病,我们雅克人都不会难为他!”

亨克帕能想到请异族医生去给他医治,说明他的确已病入膏肓,甚至都到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地步。

秦沐恩把霍纳瓦的话向蔡志强翻译一遍,说道:“蔡副校长,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推脱了,如果亨克帕真有个三长两短,弄不好,光明岛会发生大变故!”

他最担心的是,休伦会趁此机会,强行夺权。

封古特虽然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但休伦比他更善于专营,心腹更多,心机更深,手腕也更卑劣。

他二人竞争酋长之位,只怕,封古特未必是休伦的对手。

如果让休伦成功登上酋长的宝座,那么对于幸存者们来说,这将成为一场毁灭性的灾难。不用萨尔人打过来,雅克人就先把他们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