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今天,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,我也要杀了你以告慰聪儿的在天之灵!”

轰!郑鸿臣的话音落下,身上的气势瞬间攀升。

一双眼神逐渐转为猩红一片,浑身上下弥漫出一股浓厚的酗血气息。

“嗯?”

看到对方身体上的变化,叶凌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,当初在帝都遇到过的那位名叫毒手神丐的人。

当时的对方,就是通过特殊的功夫,让自己血脉倒流,无限挖掘自身潜能,以燃烧精血为代价,从而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。

郑鸿臣现在的情况跟毒手神丐非常相似!“郑舵主,使不得!”

就在郑鸿臣准备催动功法之际,一道老者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下一刻,便见一道残影快速来到了跟前。

“钟老?”

叶凌峰一眼便认出了来人,正是陆家排名第一的供奉客卿。

西瓜与女孩

“叶医生,你没事吧?”

钟老看向叶凌峰点了点头。

“我没事,谢谢钟老!”

叶凌峰笑了笑回应道,紧绷的神经也略微松懈了几分。

既然对方来了,郑鸿臣想杀自己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他能感应出来,钟老的实力跟郑鸿臣应该在伯仲之间,就算略低,也不会低太多。

如果他跟钟老联手的话,即使郑鸿臣可以凭借歪门邪道的功法提升修为,恐怕也不一定能得偿所愿。

“钟智,你怎么来了?”

郑鸿臣看向钟老开口道。

说话的同时,身上刚升起的那股暴戾的气势逐渐缓了下来。

或许,他也清楚,即便自己强行提升修为,恐怕也难以对抗叶凌峰两人的联手。

“郑舵主,聪少的事,还请节哀。”

钟智开口说道。

“但这件事存在诸多疑点,还请郑舵主不要中了有心人的算计。”

“哼!”

郑鸿臣冷哼一声:“这小子杀人的动机和证据都如此明显,何来疑点?”

“陆家如果不想跟我武门开战的话,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这小子的命我郑某收定了!”

“郑舵主,老夫承认叶医生确实有杀人动机,但不知道你所说的证据何在?”

钟智开口道。

“仅凭夏家那女娃的片面之词,显然不足以证明聪少是叶医生所杀!”

“据老夫所知,夏家那女娃不仅跟叶医生之间有很深的过节,而且跟聪少之间也有摩擦,她应该是最想看到叶医生和聪少两人斗得两败俱伤的人!”

“哼!一派胡言!”

郑鸿臣沉声道:“聪儿跟她之间何来摩擦一说!”

“郑舵主,你别忘了,她约聪少见面的原因是什么?”

钟智继续回应道。

“虽然我不清楚这中间具体发生过什么事,但聪少要她拿出五十亿这事应该不会有假吧?”

“我想,换成谁,都不会心甘情愿将五十亿拱手让人吧?”

一旁的叶凌峰听到这话,眼神微微一眯,他没想到还有这事。

看样子,郑锦聪是想把输掉的一百亿转嫁一半到夏佳慧身上。

“哼!”

郑鸿臣再次冷哼:“就算有点摩擦又能说明什么问题,即使给她十个胆,她也不敢为了五十亿而杀了我儿!”

“更何况,她夏家谁有那个实力杀得了聪儿!”

“郑舵主,我没说是她夏家人动的手!”

钟智回应道。

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郑鸿臣眉头略微皱了皱。

“或许,她也只是某些人的棋子呢?”

钟智再次开口:“当然,实际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,只有她最清楚!”

“郑舵主如果能找到她,最好再仔细盘问一番,免得被人利用了还被蒙在鼓里。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郑鸿臣的再次皱了皱眉。

“说你是弱智你还不信!”

此时,叶凌峰冷笑一声:“我叶凌峰做事从来都是敢作敢当,绝不遮遮掩掩!”

“我跟你们武门之间那么多恩恩怨怨,多你儿子这一件也不多,如果真是我杀的,我绝不会否认!”

“这事,很显然是有人想坐山观虎斗,这么明显的局你都看不出来吗?”

“小子,你最好管住你的嘴!”

郑鸿臣怒声道:“在没有证据表明不是你所为之前,你依然是第一怀疑对象!”

“我本来不想跟你废话这么多,但看在钟老的份上多跟你提一句。”

叶凌峰冷声回应。

“你不是问我中午那两个小时去哪了吗?

我现在告诉你,那个时间段,我在云城第一人民医院。”

“你如果不信,可以去调取医院的监控看看就一目了然了!”

“嗯?”

听了叶凌峰的话,郑鸿臣略微愣了愣,心中似乎已有所动摇。

“郑舵主,最近云城很不太平,一切小心为上,别中了一些人的算计。”

钟智接着开口。

“这件事,我陆家可以为叶医生做担保,如果真是叶医生所为,我陆家给你个交代!”

“另外,给郑舵主一个建议,最好还是重新去询问一下夏家女娃,她应该能给你个准确的答案!”

“小子,你最好不要骗我,否则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”

郑鸿臣深呼吸一下看向叶凌峰说完后转身而去。

一旁的郑越跟钟智打了声招呼后紧随其后跟了上去。

“谢谢钟老!”

随后,叶凌峰看向钟智笑了笑道。

今天如果没有钟智出现,他还真会有点麻烦。

虽然他自信,就算郑鸿臣强行提升修为,他也能做到身而退,但那种落败而逃的感觉势必很不爽。

另外,钟智在没完确定这事究竟是不是他做的之前,便主动给他做担保,光是这份心意就值得他跟对方说声感谢了。

“叶医生客气了,我只是受大小姐所托。”

钟智笑着回应。

“不管怎样,都要感谢钟老!”

叶凌峰再次一笑:“另外,麻烦替我跟陆小姐说声谢谢!”

两人接着聊了几句后,钟智告辞离去。

叶凌峰跟冷冽两人随后转身往冯筱萱几人的方位走去。

与此同时,郑鸿臣跟郑越两人已经驱车往武门分舵而去。

“舵主,以那小子跟武门的恩怨来看,大少爷如果真的是他所杀,他似乎确实没有否认的必要。”

郑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。

“嗯!”

郑鸿臣微微点头,双眼冰冷的凝视着前方。

“夏佳慧那个小贱人竟然敢欺骗我郑鸿臣,真是狗胆包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