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德恩以平稳的语速说着,苏业则快速记录,很快结束。

“谢谢尼德恩老师,我现在去找别的老师。”

“不用魔法信吗?”尼德恩问。

“那样惩罚效果不好!”苏业的回答无比坚决。

尼德恩轻轻点头,若有所思。

“那我去询问明天有课的其他老师,老师再见。”

苏业再次半鞠躬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苏业刚跨出办公室的大门,身后传来尼德恩的声音。

“以后少学点戏剧!”尼德恩的声音带着一丝欢快。

苏业加速离开,心里却暗道,说好的严肃又善良的老师呢?哪里严肃了?哪里善良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