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”

傅良宇强行打断,插话说道:“因为今天天气不好,快要下大暴雨了,幼儿园不安,所以就把给接回来了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那,下大暴雨的话,妈咪会不会淋着啊?”

一说起时乐颜,唐曼的心就又痛了一下。

“不会的。”傅良宇强撑着露出笑脸,“她有爸爸保护,我们来保护。”

傅胜安问道:“可是,为什么不是爸爸妈妈保护我呢?”

“因为爸爸要保护妈妈。好了好了,快进来吧。”

傅君临是有先见之明的,当机立断的下了令,把傅胜安给接回老宅来。

他怕那些人,下一个的目标就是傅胜安。

乐颜已经出事了,胜安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了。

傅老爷子远在医院,都得到了消息:“乐颜丫头不见了?被绑走?”

“是的,老爷子。”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“谁绑走的?条件是什么?”

“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。只是,傅先生那边,派出了所有的人,都在整个京城搜着太太的下落。”

沉默了好一会儿,傅老爷子说道:“这乐颜,是死是活,是福是祸,那就听天由命了。”

“福?老爷子,您这话说的,我就不太理解了。这太太被绑架了,怎么还能是福气呢?”

傅老爷子回答:“要是经过这一次之后,她还活着,那么,她将会彻彻底底的占据君临的心,再也不会动摇了。”

“……还是您看得通透。”

“看得通透又如何?我却什么都不了,”傅老爷子叹气,“人老了,就是不中用啊。”

老管家试探性的问道:“这对您来说,倒是算一件……意外的事情吧?1”

他不敢用“好事”来形容,只能斟酌着用了一个词语。

“这就看她的命了,她要是能够挺过这一关,当真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,平安喜乐,享之不尽了啊……”

傅老爷子看着窗外。

事已至此,真的就是听天由命了。

时乐颜要是活着回来,傅君临会比之前还要对她好百倍。

她要是没了……

这次,就真的没了。

可是啊……傅君临根本承担不起这样的噩耗了。

此刻,傅氏别苑里。

傅君临站在客厅的中间,一言不发,但周身的气场,却是无比的强大,让人望而生畏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他紧紧的抿着唇,一句话也不说。

只有易深在不停的汇报情况。

“傅先生,还没有找到太太的行踪。”

“东南西北各个方向,都已经派人过去了。”

“有任何的消息或者异样,会马上联系的。”

“傅先生……要不要报警?”

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傅君临的神色终于有所松动。

沉默半晌,他说:“不用。”

“可是,傅先生,如果光凭我们的人……”

傅君临打断他:“现在还不确定,绑匪想要什么。如果报警了,打草惊蛇,他们撕票了,那怎么办?”

最最最担心,也最最最关键的,还是时乐颜的人身安。

只要她还好好的,只要她还活着,不会有什么危险,就比什么都强。

“是,”易深应道,“那,我们再加大力度,派人去找。”

“放话出去,不管是黑白两道,谁能找到乐颜,赏一千万。”

“是。”

傅君临再次加码:“谁能救出乐颜,条件随便他开!”

没有什么比他的乐颜重要。

易深点头:“是。”

傅先生下的命令,他只有服从,哪怕……他觉得不妥。

但又能怎么办呢?

谁叫这太太,是傅先生的命啊。

当年,太太的死讯传开之后,傅先生是经历过一段痛苦的不为人知的生活,才挺了过来,熬到了现在。

傅君临望着外面。

现在,他能够做的,就是只有在这里等消息了。

有时候……没有消息,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而有消息,谁知道是好是坏。

傅君临只希望,绑匪能尽快的开出条件来。

不管要什么,只要他有,他马上可以毫不犹豫眼都不眨的给。

“乐颜,”他低低的自言自语,“一定要坚持到,我来救,千万不要做傻事,知道吗?”

傅君临最担心的,是有人利用时乐颜来威胁他,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而乐颜为了不让他为难,不拖累他,不成为他的累赘,会……会自我了断。

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。

时乐颜,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,千万不能!

要好好的活着,他怎么样都可以,必须要长命百岁!

………

郊区,一个不起眼的村落里。

废弃的楼房里,一个麻袋被扔在了墙角边。

可是那个麻袋一直都在动,不停的蠕动。

打开来一看,竟然是个人!

“还挺有精神啊。”有人说道,“一路上都没消停过?”

“没啊,还差点被她给踢中小弟,断子绝孙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时乐颜头晕晕乎乎的,但她一直都强撑着,不让自己昏睡过去。

她清楚的记得,车子行驶了大概四十多分钟的样子,应该没出京城,是在周边的村落里。

“唔唔唔……”她努力的发出声音,试图引起人的注意,“唔唔唔!唔唔!”

可是刚刚的对话声却消失,好几个人走远了。

没过多久,有一个人走进来了。

时乐颜立刻警觉起来:“唔唔唔唔唔……”

那人走到了她的面前,弯腰,解开了麻袋。

时乐颜终于重见天日,也终于重新看见了光。

她眯起眼睛,好一会儿才适应眼前的光线,看着眼前的人。

是一个她不认识的胖子,嘴角边有一颗痣。

“不认识我吧?”胖子说道,“好巧,我和这位尊贵的富家少奶奶,也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时乐颜盯着他,努力的把他的样子记在心里。

等她逃出去之后,一定要把这个人绳之以法,绝对不能让他逃脱!

胖子很是不屑的蹲在她面前:“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吧?也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吧?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有钱人,哪里知道没钱人是怎么生活的。”

时乐颜只是看着他,一双眼睛迸发出冷冷的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