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云蓉之所以会患上“恐男症”,对男人那么抗拒,都是因为前男友岳鹏的缘故。

在即将用来结婚的新房之中,看到自己的男友和最好的闺蜜,在做苟且之事,试问天底下又有哪个女人能够接受呢?

如果是性格刚烈的女子,恐怕会当场拿出剪刀,将岳鹏胯下的二两肉给割了!

不过,萧云蓉却并非那样的人,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,在无数个夜晚折磨着她的神经,让她对男人产生强烈的抗拒。

然而,心病还须心药医!

叶凡知道,想要根治萧云蓉的病情,必须彻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,与岳鹏再见面是不可避免的。

但叶凡万万没想到,他还没有去找岳鹏的麻烦,岳鹏就自己送上门来了!

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不费工夫!

就在叶凡思忖的时候,岳鹏也一直在仔细打量着他的模样。

要知道,现在可是早晨七点多,从萧云蓉家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,让一向将萧云蓉视为禁脔的岳鹏,如何不怒火中烧?

在第一时间,岳鹏甚至认为叶凡是奸夫,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。

在仔细打量叶凡之后,岳鹏就发觉不对劲——

穿吊带的小美女小提琴演奏清纯乐章

叶凡太过年轻了!

看上去至少比萧云蓉小好几岁,撑死了也就是个大学生,如果萧云蓉和他在一起的话,绝对算是“老牛吃嫩草”了!

以岳鹏对她的了解,不认为她会做出这种事情!

但是,他与萧云蓉相恋多年,也没听说过她家中有类似叶凡这样的亲戚!

一时间,岳鹏那对狭长的桃花眼半眯起来,闪烁着阴翳的光芒,厉声道:

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云蓉在吗,让她出来见我!”

“哼……”

听到他这幅居高临下的口气,叶凡就气不打一处来,冷冷道:“岳鹏,你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,还敢找上门来?给我滚!”

“放肆!”

听到这番呵斥,岳鹏怒不可遏,额头上青筋一阵跳动,眼中燃烧着熊熊火焰,破口大骂道:“臭小子,你算是什么东西?也敢对我指手画脚?我来找自己的女朋友,难不成还要事先向你申请汇报么?”

“女朋友?!”

叶凡一声冷笑,道:“岳鹏,你这样的人渣,不配成为云蓉姐的男朋友!如果你再纠缠云蓉姐,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

说着,叶凡猛地向前踏了一步。

“轰!”

一股凝若实质的威压,以他的身躯为圆心凛然而出,从四面八方涌向岳鹏。

一时间,岳鹏浑身汗毛竖起,噤若寒蝉,无形中像是有双大手,狠狠狠狠攅住他的心脏,简直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岳鹏含着金钥匙出生,向来养尊处优,平时与人发生冲突,也不用亲自下场,自然有一票小弟帮他解决麻烦,所以他说是“手无缚鸡之力”都不为过!

现在,身处这前所未有的威压之下,岳鹏甚至产生一种错觉,仿佛眼前的叶凡是至高无上的神祇,只要动一动小手指头,就能轻而易举地碾死他。

……

“蹬!蹬!蹬!”

就在这时,别墅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随后萧云蓉娇柔的声音传来:

“小凡,是谁来了?”

听到这话,叶凡顿时收敛了外放的威压。

岳鹏只觉得身上一松,背后却已经被冷汗浸湿,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。

他的眸中,依旧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下意识地后退两步,离叶凡远些。

下一刻,萧云蓉从别墅内走了出来,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。

遥遥望去,她并没有换上工作的职业套装,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真丝睡衣。

黑色的真丝,与她雪白娇嫩的肌肤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令人不由心跳加速,血脉喷张。

虽然睡衣的款式比较保守,遮掩着大半**,不过却是半透明的,给人一种若隐若现、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。

再配合她早起时那副慵懒的神态,令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揽在怀中,好好怜爱一番。

然而,当萧云蓉看到门口的岳鹏之后,瞳孔猛地收缩成最危险的针芒状,花容失色,脸色煞白,娇躯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,惊呼出声道:

“岳鹏!你怎么会在这里?!”

她的声音高亢而又凄厉,其中还蕴含着强烈的恐慌和畏惧,似乎回想起之前岳鹏带给她的心理阴影。

另一边,时隔数月的岳鹏,再度见到萧云蓉之后,那对桃花眼中满是觊觎之色,直勾勾地盯在她的娇嫩肌肤之上。

“咕咚!”

他喉头滚动,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。

能够成为这样“女神”级美女的男友,对岳鹏而言,也是一件非常长脸的事情,他身边的朋友没有一个不羡慕的。

不过,让岳鹏感到遗憾的是,萧云蓉一直死守着底线,坚持要等到新婚夜的当天,才肯与他发生关系!

然而岳鹏这样的纨绔大少,又怎么可能为了萧云蓉“守身如玉”,过上和尚一般的生活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