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宗圣子李灵素连连作揖,满脸歉意:

“这是为了试探阁下的能力,如果此事会让阁下因此陷入危机,今夜我便不会前来求助。另外,清姐不是嗜杀之人,双方没有结仇的情况下,她白日里会点到即止。”

“看出来了。”

许七安坐在桌边,本想给自己倒一杯茶,突然想起这是梦境,便作罢。

李灵素道:“两年前,我与师妹下山游历,问道红尘。途中游历东海郡,结识了东方姐妹,她们是东海龙宫的大宫主和二宫主。”

许七安缓缓点头:“混乱之城东海郡。”

东海郡毗邻东海,曾经属于大奉,后被巫神教侵占,再后来又被大奉夺回……..双方拉锯多年,在大奉和巫神教的默契下,最后变成了混乱之城。

东海郡的性质和云州一样,都是混乱之地。但后者更加没有秩序,充斥着江湖势力、散人,以及巫神教和大奉的通缉犯。。

“东海龙宫在东海郡,是数一数二的势力吧。”

许七安对东海郡不甚了解,只闻其名而已。

李灵素颔首:

“姐姐叫东方婉蓉,是四品巅峰巫师。妹妹叫东方婉清,四品巅峰武者。说起来,我之所以会惹上她们,纯粹是我师妹害的。

早安少女低扎马尾皮肤细腻神情慵懒居家写真图片

“她有着旺盛的正义感,在山中修行时,环境简单,接触的都是同门师兄妹,呵,我们天宗向来清心寡欲,便是欺负同门的事,都懒得去做。

“因此当时我们并没有察觉到她强烈的正义感,下了山后,她逐渐展露了本性。但凡看不过眼的事,都得插一脚。

“阁下行走江湖,必定听过飞燕女侠的名头,她便是我师妹。”

对于天宗圣子的吐槽,许七安在心里点了个赞。

“也是因为一次行侠仗义中,我们师兄妹结识了东方姐妹,更,更因为一些机缘巧合,我与她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……..”

是管鲍之交吗? 一定是管鲍之交吧……..许七安觉得这四个字来形容天宗圣子,简直太贴切。

他嘴角一挑,给人皮笑肉不笑的姿态:“所以? 与她们两人同时好上了?”

天宗圣子有些尴尬的点头。

许七安心里直呼内行。四品巅峰? 不管哪个体系? 都是中流砥柱,是凡人领域的顶尖存在。

这样的一对姐妹花,竟然愿意共侍一夫。

他看了天宗圣子一眼? 目光里有了些许认同? 沉吟道:

“听这么说,她们姐妹俩应该痴情于才对,为何要想着逃离?”

闻言? 天宗圣子怅然道:“阁下修为精深? 想必知道天宗吧……..”

见许七安颔首? 他便没有长篇大论的介绍天宗? 直言了当:“我们天宗修的是太上忘情? 何为太上忘情?师尊说? 寂焉不动情,若遗忘之者。

“我的理解是,不为情绪所动,不为情感所扰。忘情不是无情,有情却不为情牵、不为情困? 达到一种超然俯视的层次。

“同化天地? 所谓天之自私? 用之至公………

“这个层次只能靠悟? 就像武者的化劲,还有“意”,都需要自我领悟。”

许七安耐心的听着? 其实什么都没听进去。

抬起手,适时打断圣子的喋喋不休,皱眉道:“这两者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自然有关系。”

李灵素叹息一声:“要忘情,必先经历情爱,所以………”

他看了一眼许七安,见对方露出恍然之色,正要继续往下说,便听这位来历神秘的青衣男子嗤笑道:

“所以,把她们始乱终弃?”

李灵素表情僵硬了一下,大声反驳:

“并非始乱终弃,只是我还有师门任务在身,我要寻找自己的道。再者,天宗圣子或圣女,将来是有要继承天宗大统的。

“我肩负着师门重任,岂能儿女情长,不如就相忘江湖。于是跟着我师妹远走天涯,离开了东海郡。”

好一个不如相忘江湖,死渣男……….许七安心里腹诽。

“但清姐和蓉姐并不这么认为,她们认为我是寡情寡义之辈,因爱生恨,就在一年前,她们终于追索到了我们师兄妹的踪迹。

“我那师妹,完 全不顾同门之谊,袖手旁观,以致于我只能独自逃命………”

天宗圣子一脸伤心的表情:“最后也没能逃脱她们的魔掌,现在我修为被封印,元神被封印,被清姐和蓉姐软禁在身边。”

这是何等幸福之事……..许七安满脑子的槽点,不知道如何吐,缓缓道:

“所以想让我帮逃离她们的“魔掌”?”

天宗圣子连连点头。

“呵!”

许七安笑了一声:

“抱歉,无能为力,她们两人是四品巅峰,武者倒也罢了,其中一个是巫师,擅长卜卦。肯定有发肤血肉等物品在对方手里,对方只要卜上一卦,就能算出在什么位置。

“甚至,她们会因为的负心,再次因爱生恨,直接给一发咒杀术。”

当然,的“贴身之物”不一定就在手里,也有可能在她们身体里。

天宗圣子不慌不忙,镇定自若:

“清姐和蓉姐不舍得杀我的,这点我可以保证。当然,就算她们选择咒杀术,我也没有怨言,毕竟我对她们的爱是发自内心。”

左拥右抱,也配谈爱?嗯,我好像没资格说他………许七安仍是摇头:

“重点不是有没有赴死的觉悟,重点是她们也许不舍得杀,但绝对会迁怒于我。我不可能是两位四品巅峰的对手。”

“此话何解?”天宗圣子审视着他,皱眉道:“完 全可以利用天蛊移星换斗的能力为我屏蔽气息,她们找不到的,这样很安全的。”

他怎么知道我有“移星换斗”的手段……..许七安悚然一惊,险些直接进入战斗状态,掀桌子翻脸。

但想到天宗圣子勉强算半个自己人,便忍了。

“别紧张,我曾经见识过“移星换斗”的能力,并亲自体验过。白天在街边偶遇,我便察觉到了天蛊的气息,这只有亲自容纳过天蛊力量的人才能察觉到。

“不过身上的本命蛊真奇怪,除了天蛊外,竟有使用暗蛊、力蛊和毒蛊。”

还有心蛊情蛊和尸蛊,不对,问题的本质是,竟然容纳过天蛊移星换斗的力量?许七安问出了这个疑惑。

“此,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天宗圣子说道:“当日我为了躲避东方姐妹,一路往南逃窜,逃到了蛊族,得到一位美丽的,活泼开朗的姑娘相救。

“她很同情我,便带我去了天蛊部,求天蛊婆婆使用移星换斗之力,屏蔽气息,阻断蓉姐的卦术追踪。天蛊婆婆知道吗,是个非常强大的前辈。”

许七安问道:“那后来又是如何被东方姐妹找到的?”

闻言,天宗圣子露出了熟悉的,尴尬的笑容:

“后来,我与那位蛊族姑娘一见如故,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,我不顾一切地摸她,她也不顾一切地摸我,还立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……..”

许七安心里一动,默默的看着他:“那姑娘是?”

天宗圣子木然道:“她是情蛊部的姑娘。”

噗……..许七安险些捂着嘴笑出声,他保持着自己冷峻的人设:

“于是,为了摆脱他,自投罗网,让东方姐妹找到自己?”

天宗圣子叹息道:

“但和她在一起时,是真的快乐,我也是真的喜欢她,但她比清姐和蓉姐的占有欲更强,还在我体内种下情蛊。

“另外,跟着蓉姐和清姐,我尚有机会逃,留在蛊族,眼线众多,高手众多,手段诡谲,我根本逃不走。”

天宗圣子的奇妙历险记,竟与三个女人纠缠不清……….许七安双手交叉,放在桌上,道:

“是几品修为,能使用几成实力?这关乎到我的计划,另外,我可以救,但得拿出让我足够满意的报酬。”

李灵素又惊又喜,认真思考,诚恳道:

“我是出入四品元婴,当日下山游历,我和师妹都是阴神境。一年后,我已是四品,她只有五品。

“半年的追逐中,我无法沉下心修行,随后半年的软禁,我的修为被封印,便一直止步不前。我现在最多能施展七品层次的力量。

“七品食气,勉强操纵一些法器。”

战五渣…….许七安心里做出评价。

李灵素说完 ,继续道:

“至于报酬,我现在身无分文,我的地……..嗯,所有东西都留在师妹那里,有金银、法器、一些天材地宝。

“阁下救出我后,我便带去寻她,我所有的积蓄,分一半,呵呵,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。阁下如果不相信我,也该相信飞燕女侠的信誉。”

他一脸“我师妹是大佬”的表情,就江湖地位而言,李妙真确实是大佬级别。

许七安斟酌许久:“我会试着帮,但不保证一定成功。”

当即,两人低声商议。

……..

次日,李灵素醒来,只觉得精疲力尽,伴随着腰部轻微的酸疼。

未到高品,道门体系的肉身增幅不强,远远无法和同境界的武夫相比。

院子里风声呼啸,那是清姐在锤炼拳意。

温暖的卧室里,梳妆镜前,披着轻纱,腰肢纤细的妩媚女子,对镜梳妆,嫣然回眸:

“李郎,醒啦?”

李灵素掀开被褥下床,从后面搂住妩媚女子,道:

“好姐姐,我来帮画眉。”

东方婉蓉嫣然一笑,她微微扬起脸蛋,闭上眸子。

李灵素边画眉,边说道:“平州瓷器温润,我想去逛逛。”

东方婉蓉蹙眉道:“我们行程很紧。”

李灵素指肚抚平眉心,柔声道:“别皱眉,有损蓉姐国色天香的美貌。”

东方婉蓉脸蛋酡红,道:“那,好吧,最多半天,午膳时必须启程。”

用过早膳,东海龙宫一行人上街,显摆又招摇,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次徒步而行,没有乘坐大轿。

两名四品巅峰上街,再怎么招摇都不为过。

一路闲逛,买了好些瓷器,李灵素刻意灌了一肚子茶水,低声道:

“两位姐姐,我想解手。”

东方婉清颔首,清丽的脸庞没有表情,道:“我陪。”

当即带着几名侍女,与李灵素一起走向铺子内院的茅厕。

东方婉清和侍女停在远处,并未靠近,远远监视。

李灵素宣泄着膀胱的压力,低头,看见粪槽里有一只肥大的老鼠,半个身子浸泡在粪水中,抬起头,乌溜溜的眼睛看他。

“我在厕所里,姐妹俩暂时分开。”

他低声道。

大老鼠扭头就走,几秒后,嘈乱的“吱吱”声传来,成群结队的老鼠出现在粪槽里,它们凭借强大的弹跳力,跃出粪坑。

它们冲入院子,裹挟着满身的粪水,扑向东方婉清,以及几名侍卫。

同时,犬吠声传来,十几只或大或小的狗冲入院子,龇牙咧嘴的扑向东方婉清。

这些动物不可能对武者造成伤害,但它们造成的混乱,让东方婉清在内的几名女子茫然不已,第一反应不是冲出“包围”,捉拿李灵素。

而是鼓荡气机震开恶臭熏天的鼠群和疯狂得狗群。

于是就给了李灵素非常宝贵的逃亡机会。

许七安从李灵素影子里钻出来,按住他的肩膀,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远处的东方婉清,看见这位清丽脱俗的女子脸色大变。

他收回目光,沉声道:“走!”

两人旋即消失。

“混账!”

东方婉清纵身跃起,短暂浮空,从高处俯瞰,房屋鳞次栉比,行人穿梭不绝,如何还能看见两人的踪迹?

她铁青着脸,鼓荡气机,降落在铺子前,跨过门槛,看着姐姐,沉声道:

“李郎被人抓走了。”

娇媚动人的东方婉蓉皱了皱眉,冷静的取出一张符纸,里面夹着一簇发丝。

她闭着眼,双手合拢,手捏法诀,卜了一卦,终于失去了冷静,花容失色:“占卜失效……..”

东方婉清柳眉倒竖,低声道:“是昨日那个青衣人。”

昨日那个来历神秘的青衣人……….东方婉蓉侧头,看向妹妹,语气有些急:“他为何要带走李郎?”

………..

PS:今天状态还行,这章提前码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