蔷薇杀神并不看好顾辰,重点提醒他关于天宫书楼的存在。

天宫书楼有海量典籍,包罗万象,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修士,几乎都能在其中寻到适合自己的功法秘籍。

顾辰认真聆听完,蔷薇杀神抽出一块令牌。

“好了,现在前往岁月道场,其他人随行观礼。”

她将令牌往空中一抛,耀眼的强光扩散至整座凌霄殿。

唰!

一阵天旋地转,顾辰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先前的大殿,而是出现在了一片云雾缭绕的道场之上。

瞬间挪移,而且是一大批人同时转移!

铛——

远远的传来仙音缕缕,洗涤人心。

各位准道子驾轻就熟的,找到了道场上的蒲团,纷纷坐下。

“前方便是光阴石。”

温柔女生眼睛闪着光芒

蔷薇杀神就站在顾辰身边,他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目光一凝。

一块奇形怪状的彩色石头孤零零的伫立在这座道场上,它浑身千疮百孔,有的像刀痕有的像箭孔,有的像自然风化而成。

好老!

明明只是一块石头不是任何的生灵,顾辰看到这光阴石的第一眼,却生出如此荒谬的感觉。

它仿佛经历了沧海桑田,经历了宇宙洪荒,世界万物都已腐朽,它却与世长存。

“光阴石拥有神秘伟力,你只需触碰它,它不会直接传授给你任何道术神通,但却会以奇异的方式将‘道’展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
“但它本身拥有光阴之力,在碰触它的同时你会感觉自己的寿元飞快流逝,通常在几息之内,你的生命之火就会燃烧殆尽。”

“所以,在生命彻底流逝前,你就必须松开手,那样一来光阴力量消退,你就会恢复原状。”

蔷薇杀神望着光阴石,一脸的崇敬。

“只有几息的时间感悟?”

顾辰愣了下,只有几息时间,他能感悟到多少东西?

“也不一定是几息,因人而异,目前保持最高记录的人就是先前和你打架的崔铮,他坚持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顾辰不由得转头看向坐着的崔铮,没想到龙象体那么厉害。

崔铮听闻蔷薇杀神提起此事,却是没有任何的高兴,反而神色阴沉。

“你是不是以为坚持得越久就越好?”

蔷薇杀神笑问道。

“难道不是?”顾辰疑惑。

“理论上来说,在光阴石面前坚持得越久,感悟到的东西确实越多。崔铮的龙象体体质确实很不错,但当时坚持了那么久,却是他最大的遗憾。”

“光阴石这块奇石,连通着浩瀚神秘世界,天赋过人的感悟者,有机会触发到那个境界,从而被吸入其中一个世界。”

“但凡能进入那些神秘世界的,必定会有惊人的造化。”

“龙象体是一流体质,崔铮当时本有机会触发那个境界,但却还是差了一点,这才导致他坚持那么久。”

“坚持得越久,说明体质越强悍,但真正有机缘有天赋的人,最多十息就会被光阴石给吸收走了。”

“从这点来看,达到一个高层次后,天赋越妖孽,触发境界的时间反而越短。”

蔷薇杀神所说,令崔铮神情变得黯淡,这始终是他内心最大的遗憾。

“果然是天地间的奇石。敢问前辈,至今有多少名准道子触发到那个境界?”

顾辰听得跃跃欲试。

“总共九人,其中三人正是如今天庭的三大道子,而其余六人就在这里,他们现在也已经是长生境的王者了。”

众多准道子的目光纷纷投向了在场的六个人,眼神复杂而羡慕。

别看除了年幼的徐华华,他们都是涅槃境的大修士,但涅槃境与长生境之间的差距,犹如鸿沟般深不可测。

长生境是王者之境,是逆天改命,获取长生逍遥的大境界。

寻常修士穷尽毕生之力都难以达到这个境界,即便是如他们这等天才,也不是没出现过一辈子困在涅槃巅峰的可怜之人。

在场六人借着光阴石给的造化,在二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一位王者,从而拉开他们,成为除了三大道子外,年轻一辈的第一梯队。

顾辰彻底明白了感悟光阴石这一次机会的重大意义,当下不敢毛躁,原地坐下,决定先把状态调整到巅峰,再进行尝试。

“明智的选择,上回徐华华就是毛毛躁躁,没做好准备就上,白白错失了机会。”

蔷薇杀神赞赏的点了点头,徐华华听闻,不由得吐了吐舌头,脸色也是有些懊恼。

顾辰一时半会不行动,蔷薇杀神于是往道场边缘走了过去。

而道场之上,诸多准道子也是议论了起来。

“这陈古倒是好笑,他一个普通人的体质,感悟光阴石根本不会有什么收获的,何必磨磨蹭蹭,浪费大家时间?”

“话不是这么说,毕竟这种机会一生只有一次,你这么说不过是嫉妒他。”

“哼,有什么好嫉妒的,我当初感悟光阴石的时候,可是坚持了整整二十息时间,以那陈古的体质,恐怕连三息都撑不住!”

“说穿了他只是个稍微有点天赋的普通人,和我等天才相去甚远!”

准道子们众说纷纭,但无一例外,所有人都不看好顾辰。

“青麟,你对那陈古还真是另眼相待啊,难道传闻是真的,你真要做他的护道人?”

蔷薇杀神来到了道场边缘,青麟杀神竟不知何时早已站在这里,远远的看着盘腿打坐的顾辰。

“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没听明白?”

青麟杀神眨了眨眼睛。

“虽然你看上去故意怠慢陈古,连光阴石那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和他说,但我对你那扭曲的性子太了解了。”

“你故意不亲自带他到凌霄殿,是想考验他,看看他和其他准道子较量会是什么情况吧?你眼下又亲自到了这里,更明显是对他抱着期待。”

“我说,放着那么多现成的准道子不要,为何你偏偏对一个普通体质的家伙那么感兴趣?他身上,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青麟杀神洒脱一笑。“你多虑了。”

“哼,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,他和你年轻时很像,是吧?”

蔷薇杀神白了青麟一眼,那一眼竟有些风情万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