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承志不放心清舒一个人出去,跟着清舒走出屋子:“清舒,我陪你一起去吧!”

清舒摇头道:“不用了三叔,我就出去转转很快回来。”

林承志见她不愿自己跟着,也不勉强:“那你就在人多的地方走别往后山去,现在开春丛林里很多蛇。”

“谢谢三叔。”

林承志笑道:“要说谢也该三叔谢你,若不是你,我也不能这么快买到店铺了。”

顾大管家会帮他还不是清舒吩咐的,若不然人家才不会搭理他。

清舒见他丝毫不避讳人,笑着问道:“三叔,这事祖母知道了吗?”

林承志笑着点头道:“知道。你祖母说买铺子很好,就算自己不做生意也能租出去收租子。”

赚到钱的人都是买房子铺子以及置办田产。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,所以林老太太知道他想要买铺子非常支持,还说钱不够她给。

清舒点点头又问道:“三叔,三婶好像就在这几日生吧?”

提起这事,林承志脸上又浮现出了笑意:“预产期就在这几天。我前些日子带她到县城找了贺大夫,贺大夫说你三婶身体养得不错。只要坐好了月子,以后就不会落下病根了。清舒,你三婶的身体能养好都亏了你。”

他们一家能有现在的好日子,也是多亏了清舒。

冬季清纯美女-

清舒闻言也很高兴:“有用就好。对了三叔,祖父将那女人跟孩子接回来了吗?”

林承志面色一僵:“小孩子家家的,问这个做什么?你不是嫌屋里闷要出去走走,那你快去快回。若不然,就该吃午饭了。”

清舒见他不说,想着回去让人打听下。

看着满山娇艳的迎春花与苍翠的松柏清舒的心情非常好,一边走一边哼着歌儿。

秦妈妈看着清舒一脸的欢快,忍不住在想着到底是去见什么人。

原本她以为清舒是真的出来走走,可看她出门就往这边走,哪还能猜测不到这是来见人了。

清舒这个月才满四岁,秦妈妈倒也不会往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去想。不过就是好奇清舒到底来见什么人。

到了一个小院子外,秦妈妈透过篱笆看见一个小和尚正在院子里练功。

秦妈妈非常惊讶:“姑娘,你来看这个小和尚?”

清舒失笑:“妈妈,他不是小和尚,只是头上长了痱子剃了个光头。”

推开木门,清舒笑着朝练功的小和尚叫道:“小霖,我来看你了。”

顾老太太觉得狗剩这名字不好,且也不想他再与林家有瓜葛,就让他姓了顾。

清舒给狗剩取名叫小霖。顾老太太觉得顾小霖这名字太柔和了,就将小字去掉直接叫顾霖。不过清舒还是喜欢叫他小霖。

顾霖看到清舒,高兴得不行:“清舒,你来看我了。”

在甘露寺呆了半年,顾霖如今已经大变样了。原来瘦骨嶙峋的他,如今面色圆润双眼有神说话也洪亮再不怯人,就算是他亲爹见了估计也认不出来了。

清舒嗯了一声道:“我外婆来上香,我就跟着一起来了。”

放下手中的木棍,顾霖说道:“老太太来了?那我去给老太太磕个头。”

他知道自己能现在的好日子都是托了顾老太太的福。

清舒摇头说道:“今日我们来是有事,等下次带你去见外婆。小霖,你习武了?谁教你的呀?学了多长时间?”

秦妈妈失笑,这口吻好似长辈一般。

顾霖咧开嘴露出一口黑牙:“跟寺庙的武僧学的,从去年入冬开始学到现在有四个多月了。”

入冬以后没香客再上山了,寺庙的僧人都比较清闲。照料他的那小沙弥觉得顾霖整日关着很可怜就带了他在寺庙到处转。

有次顾霖无意撞见几个武僧在练功,他想着学好武功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,就求了武僧武他武功。几个武僧见他真心想学,就教他了。

看到顾霖在寺庙过得这般好,清舒也放心了。

将清舒送到门口,顾霖依依不舍地说道:“清舒,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下个月我就来看你。”

顾老太太已经跟她说了,会将顾霖也带去京城。所以去离开太F县前,肯定会派人来接顾霖下山的。

顾霖很听话,顾老太太跟清舒让他好好呆在寺庙中他就只在寺庙里走动,从不到外面去。

清舒回到厢房内没看见林老太太:“外婆、娘,祖母去哪了?”

顾老太太笑了下说道:“她有些累了,去隔壁屋子休息了。”

清舒看着顾老太太神清气爽的模样,就知道两人怕是又起了争执了。不过只要顾老太太没吃亏没受气,她也不会多问。

吃过午饭,一行人就下山了。

可能是山上吹了风,当日晚上安安就发起了高烧。

这烧反反复复,顾老太太跟顾娴两人轮番守着,烧了两天这烧才完退下来。不过烧退了人还是恹恹的。

林承志上门送红鸡蛋才知道安安因为上香吹了风生病了:“山上风大,确实不宜带安安去。”

清舒点头道:“我娘悔得肠子都青了,以后肯定不敢再带她去山上了。”

说完,清舒问道:“三叔,三婶生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?”

林承志满脸喜悦地说道:“是个小子。清舒,你又多了个弟弟。”

因为张氏预产期就在这几日,礼物清舒早让人准备好了。两套衣裳鞋袜,还有一对银手镯。

清舒见林承志推辞,笑着道:“这是我娘给三弟的一点心意,三叔不要推辞。也是因为安安生病离不得人,若不然我娘会回乡下看望三婶跟三弟的。”

得了这话林承志也没再推脱了,笑着说道:“那我替三儿谢谢你了。”

安安的病痊愈没两天,林老太太又派人来说要去水莲寺上香祈福。

顾老太太也没阻拦顾娴,只是说道:“你去可以,但安安不能去。”

这次的事让顾老太太知道安安看起来跟同龄人一样,可她身体其实很虚弱。

顾娴点头说道:“就是娘不说,我也不敢再带安安上山了。”

上次清舒就不同意带安安去,是她执意要带了去结果惹得孩子生病了。

这半年多顾娴确实变了很多,虽有时候还是让人生气,但总归有改变。对此,顾老太太已经很满意了,她可从不敢奢望顾娴变得跟清舒那般贴心。

清舒下学回来知道这事就道:“娘,我要上学就不去了。娘,让秦妈妈跟着你去。”

顾娴拒绝了,说道:“不用,有夏月跟着去就行了。”

清舒知道顾娴的性子,她板着脸道:“娘,你若是不让秦妈妈跟着去,你也不许去了。”

顾娴哭笑不得:“怎么还管起我来了?”

顾老太太想着林家这些人的德行,说道:“只秦妈妈一人不够,再让忠叔跟着。”

顾娴不愿意:“娘,可以让秦妈妈跟着,但忠叔就算了。”

顾老太太见她定了主意,也就不再勉强:“求神拜佛不过是求个心安,能不能考中还得看承钰自己。”

顾娴点头道:“娘,我知道的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她觉得诚心求菩萨也许丈夫就运气好考中了。

去甘露寺跟水莲寺上香祈福只是开始。接下来但凡有些名气的地方,林老太太都要去拜拜。

这日顾娴去仙女庙上完香回来,清舒不由好笑道:“娘,这回是仙女庙上香,下次不会跑去送子观音庙了吧?”

玉皇殿观音庙也就算了,竟连仙女庙也要去拜清舒真是无语了。

顾娴板着脸道:“你要再口出狂言,就给我抄二十遍《金刚经》跟《孝经》。”

清舒不说话了。

林老太太将太F县数得上名的寺庙道观都拜了个遍,清舒以为这下消停了。却没想到,到了四月林老太太竟说要去府城的灵泉寺上香拜佛。

清舒知道这事有些纳闷,上辈子跟在林老太太身边十多年也没听她提过灵泉寺。

顾老太太说了与清舒一样的话:“她这是要将整个州府的寺庙道观都拜一遍才罢休呀!”

顾娴说道:“婆婆也是为了相公。”

顾老太太懒得说。

清舒原本不欲跟着去的,可自知道这事后她就心神不宁眼皮直跳。

想到顾老太太之前与她说的那些话,清舒与顾娴说道:“娘,我跟你一起去灵泉寺。”

顾娴讶异道:“你也去?”

“既祖母说灵泉寺的菩萨再灵验不过,那我肯定要去的。只要爹考中进士,以后再没人骂我是村姑了。”

顾娴见她有这个觉悟很高兴:“好,你与我一起去。”

清舒见顾娴松口,她就与老太太说道:“外婆,这次去府城那么远,你挑几个护卫跟我们一起去府城吧!”

顾娴一口回绝:“去上香要护卫干啥?你祖母看到又要说我们心不诚了。”

清舒不高兴地说道:“带几个护卫就心不诚那干脆也别坐马车了,徒步走去灵泉寺那样更虔诚。”

顾娴气恼道:“你这孩子完是胡搅蛮缠,从这里徒步到灵泉寺还没到你爹就已经考完了。”

清舒冷哼了一声道:“娘,你就知道骂我,怎么祖母胡搅蛮缠时你都不吭一声?娘,你就是个窝里横的。”

顾娴这段时间被怼得没脾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