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德恩看着苏业,问:“我没想到,你会想要经营一个商会,这必然会分散你的精力。那么,你为什么而赚钱?”

“成为传奇。”

苏业的双眼中,闪着光芒。

“这条路很艰难,远比你想象中更艰难。”尼德恩道。

“我已经做好准备。”苏业

“回去吧,我相信你这学期的考试,一定能及格。”尼德恩的语气变得温和。

“谢谢老师!”

苏业鞠躬九十度,分毫不差,然后才转身离开。

等苏业走到门口,尼德恩突然道:“等一下。”

苏业转身,诧异地看着尼德恩。

尼德恩沉吟许久,始终没有说话。

苏业感觉尼德恩的态度有异,站在那里,静静等待。

靓丽美女迷人笑容图片

过了好一会儿,尼德恩才抬头看着苏业的眼睛,道:“未来一段时间,雅典城可能会有一些变化,除了家里和学校,尽量不要乱跑,尤其远离卫城。回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知怎么的,苏业突然想起昨天凯尔顿的话,内心隐隐有些不安。

看着苏业离开,尼德恩望着空空的门口,眼前突然浮现多年前的一幕。

多年前,一个从北方逃荒到雅典城的孩子,也曾仰着脏兮兮的脸、瞪着亮晶晶的眼睛,在老师面前,说过相同的话。

想了许久,尼德恩打开魔法书,给修昔底德写信。

“我曾经问过您,什么样的学生最优秀。您说,那个让人回想起梦想的学生,一定是最优秀的。我一直不理解您的话,直到遇见苏业,正确地说,是现在的苏业。”

“这一整个月,我都在观察苏业,我始终无法确定他是不是天才。雷克天生过目不忘,罗隆有着令人惊讶的野兽直觉,吉米总能避开危险,还有学院四杰,他们身上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能力,近乎完美。苏业不一样,他在很多时候,相当笨拙,笨拙到我甚至怀疑他能学会魔法完是靠运气,而且是世界最顶级的运气。”

“如果用二年级时期的学院四杰作为参照,苏业的记忆不够出色,头脑不够聪明,反应不够敏锐,身体不够强大,在大多数情况下,他真的和普通学生没有区别,我甚至偶尔会感觉他不如那些从小学习的普通学生。他唯一超出其他学生的地方,就是理解能力和冥想能力。”

“他的整体学习能力也算不上很强,因为他只把时间分配给部分学科,在别的学科上,他的作业很一般,看不出任何优秀之处。我有种错觉,他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个普通人,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。但是,他总能在关键的时候,变得不普通。”

“我感觉,他不是天才,但他总能在特别的领域和特别的时间,无限接近天才。”

“或者说,他是一个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成为天才的人。”

“总之,他是一个我不理解的人,哪怕是您,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。”

“我听过太多的学生说想成为传奇,想成为英雄,我只是听听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相信苏业的话。不是因为他考了98分,不是因为他目光里跃动着热诚,不是因为他每天学习到凌晨,不是他在为传奇积蓄财富,不是因为他有强大的冥想能力,不是因为他的改变多么出人意料。我甚至找不到理由,但我的心告诉我,他是我所有的学生中,最可能成为传奇的人,成为像您和柏拉图大师那样的人。”

“我还在想理由,想原因,但我想不出。或许,在很久以后,我可以找到答案。”

“之前为了学院四杰,学院把黑铁试炼改在神力位面,这一次,我希望,为了苏业,您能建议柏拉图大师和其他大师,把下一次黑铁试炼也改在神力位面。”

“如果各位大师拒绝,我绝无怨言。但我会说一句,各位大师的眼光,连哈尔蒙那个一身铜臭的商人都不如。”

“您的学生,尼德恩敬上。”

尼德恩发送完信件,合上魔法书。

苏业慢慢走回教室,途中遇到雷克,两个人一边交流施法心得,一边向前走。

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第五桌的人,除了霍特,雷克、吉米和艾伯特部进入神界光芒,晋升为魔法学徒。

而罗隆早就是战士学徒,至于帕洛丝的位阶,始终没人知道。

即便如此,霍特始终在为战士学徒而努力。

雷克的优势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他虽然刻画魔法阵图的速度不如苏业,但是,他的魔力树竟然直接诞生了七片成熟的叶子。

而且,他的魔力树自诞生起就比苏业的更加粗更加高。

苏业和往常一样上课,但是,在下午第三堂课开始,苏业感觉有同学看自己的眼神不对。

苏业感觉,那些人明明想要躲着自己,好像怕被自己看到,可又有一点故意让自己看到,就是那种又畏惧又挑衅的态度。

很贱。

正上着课,霍特突然打开魔法书,看了好几封魔法信,面色一沉,扭头看了一眼苏业。

随后,霍特给苏业发魔法信。

“有人在背后造谣中伤你!说你昨天的98分是抄袭的。”

苏业还在听课,完没有看魔法信的意思。

霍特在书桌下用脚尖踢一下苏业的脚。

苏业诧异地看了霍特一眼,发现霍特示意自己看魔法信。

苏业的手在魔法书上一划,魔法信跳出来并铺开在页面上。

看到这行字的一瞬间,苏业立刻明白那些同学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自己。

苏业回复霍特:“那个考场我分最高,我抄谁的去?如果我能在黄金魔法师的眼前抄袭,那我早就毕业了。不用理会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霍特点点头。

苏业表面还在听课,但却频频走神。

“是意外,还是有人故意散播谣言?”

直到钟声响起,苏业才愕然发现,自己错过了这堂课。

苏业深吸一口气,稳定住情绪,立刻开始在魔法书里记录刚才的事,并提醒自己,以后绝不能为这种事耽误上课,如果特别重要,应该下课后或者放学后再思考。

“苏业,我有个施法问题跟你聊聊,你对魔法绳的掌握确实很强,比我厉害多了。”雷克站起来,说话的声音比平常大不少。

但是,雷克的神色很严肃,苍白的脸上隐隐带着怒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