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滇和冷月赶忙来到两人身边,分别抱住了馨儿和思雨。

“她们两个没事吧?”樱梦快步跑到两人面前,关切道。

马滇的意识探入馨儿体内,简单检查了一番后,这才松了口气,道:“还好,馨儿只是过度使用魔法,劳累过度,昏了过去。”

“思雨姐也是,身体并无大碍,只是魔力亏损严重。”冷月道。

“呼。”

众人这才松了口气,慢慢的走出了房间,看着空荡荡的走廊,不由得有些感慨。

“真没想到,这几个家伙居然如此难缠。”许灰燃道。

“是啊,要不是最后馨儿出手,我们可能就没命了。”罗嫣然道。

众人纷纷点了点头,深表同意,就连一旁的赵子勋和袁子娜也不得不同意罗嫣然的说法。

毕竟,他们两个之前在与那个六十九级的火魔法师战斗时,可是清楚的知道那人的实力是由多么强大,两人联手都无法战胜他。

如此强大的人如果点燃本源之火自爆,其威力绝对是无法想象的!

郭子旭撇了一眼冷月怀中的思雨,眼里多少有些羡慕和心疼,擦了擦脸上的血水,道:“内……内个,冷月同学,要不思雨还是让我抱着吧,你之前也受了不少伤,就别太勉强了。”

爱笑美女微笑时好美如天使

冷月面无表情地白了郭子旭一眼道:“不用了,我来就好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无奈之下,郭子旭只好拉拢这脑袋,推到一边,他其实特别想为思雨做点什么,奈何冷月并不信任他,他也只好作罢。

“话说回来,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吕丘豪环顾四周道。

马滇轻托着馨儿,让她在自己怀里能躺着舒服一点,这才说道:“要不我们先稍微休息一会,好好恢复一下魔力,等馨儿和思雨醒后再去找方指挥他们吧,灰燃学长你觉得呢?”

许灰燃点了点头,“那就照马滇兄说的做吧,大家原地休息。”

一行人这才坐了下来,开始凝神休息,恢复魔力。

……

来到另一间会议室内,方国安、乌云山、公俊良、徐光亮依旧在交谈着。

只不过,和之前相比,公俊良和徐光亮明显有些心不在焉。

进行了将近一天的叶常批斗大会,即使是对叶常恨之入骨的公俊良和徐光亮也有些倦了,而且在四人谈话中,外面不断传来丝丝动静,有时候是轻微的响声,有时候是轻微的晃动,这让两人心中更加疑惑。

两人也曾多次打开门查看走廊外的动静。可走廊却一切正常,并没有什么异样。

而就在刚才,两人再次听到一声闷响,脚底传来轻微的晃荡。

公俊良再次忍不住站起身来,看着走廊一切正常,眉头紧皱。

“公指挥,您就别再疑神疑鬼了,赶快坐下来,喝杯茶吧。”方国安面带微笑道。

公俊良的表情十分的严肃,“砰”的一声,把门关上,这才转身回到座位上,将茶水一饮而尽。

“公指挥,再多给我讲讲关于叶常的故事吧。”方国安端起茶杯道。

“关于叶常的事,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,我有点担心外面的调查进度,怕他们碰到淫艳宗的人对付不了,不知方指挥可否与我一起去看看他们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公俊良道。

“不用担心,他们几个是我的亲信,实力强着呢,即使遇到淫艳宗的人也能轻松应对,公指挥还是再跟我讲讲关于叶常的事吧。”方国安带着笑意道。

“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,你还要我说什么?”公俊良冷冷道。

“那就再说一边。”方国安眯着眼道。

公俊良盯着方国安,眼神不善,道:“方统领该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。”

“有吗?我有吗?”方国安装傻道,但拳头已慢慢紧握,身子也慢慢紧绷,想着如果拖不下去,就给他们致命一击!

乌云山始终都静坐在原地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眼里没有丝毫的波澜,他就像一潭古井,平静而深邃,但如果对井水抛下石子,定会泛起层层涟漪。

公俊良不愿惊扰古井,转而深深的看着方国安,从他眯起的眼中,公俊良察觉到了一丝狠劲和谎言的味道。

“方统领莫非直到现在还在怀疑我们吧?”公俊良一字一句道。

“没有啊,我始终坚信公指挥是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的人!”方国安持续装傻道。

公俊良沉默,一时间,整个会议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,那么的和谐,然而,在这和谐的背后,有两股力量,正再暗暗较劲……

最后,公俊良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寂寞,正准备好好试探试探方国安。

就在这时。

“砰!”

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只见馨儿等十二人站在门外,挺直腰板道:“报告方统领,所有人都已经调查完毕了!”

一行人的脸上多少还有些疲倦,但身上的衣物却十分的干净。

为了不引起怀疑,一行人可以换了一件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衣服,毕竟,众人身上的衣物早已沾满鲜血,破败不堪了,若穿着原来的衣服,绝对会引起公俊良的怀疑。

方国安看到馨儿对自己使了个眼神,立即会意,“结果如何。”

许灰燃踏前一步,道:“报告指挥,七号区域全员正常,并没有发现淫艳宗的人!”

方国安撇了一眼公俊良,看着他那上扬的嘴角,故作惊讶道:“你确定?”

“小的以人头担保,千真万确。”许灰燃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方国安点了点头,转而握住公俊良的手道:“公指挥!你们七号区域真是太厉害了,居然一个淫艳宗的人都没有发现,实在是令我佩服不已。”

公俊良满不在乎道:,“呵呵,这没什么,其实早在各位来之前,我就好好检查了我们七号区域所有的人,把那些淫艳宗的家伙全部秘密处理掉了,几位没发现很正常。”

方国安握紧公俊良的手,饱含歉意道:“真是抱歉,之前我还怀疑过公指挥,还请公指挥原谅。”

公俊良哈哈一笑:“无妨无妨,特殊时期,可以理解。”

说完,公俊良大摇大摆的走出的会议室,想着查看走廊上的动静。

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,公俊良疑惑道:“咦?走廊上的人都跑哪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