郝大通心中一凛,微微还了一礼说道:“原来是慕容世家的公子,这魔女满手鲜血,不知杀了多少无辜之人,贫道奉掌教之命,带她上终南山好生管教,还请公子行个方便。”

  慕容复摇摇头道:“这我却是不能答应,不过我可以保证,从此不再让她杀一无辜之人,也请道长行个方便。”

  这时一个声音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慕容家?听都没听过,你凭什么作保!”慕容复转头看去,却是一年轻胖道人。

  “哦?难道慕容家的名字已经被江湖淡忘了么!”慕容复淡淡开口道。

  郝大通脸色一变,扫了一眼那弟子,赵志敬立知不妙,嘴中喝道:“清笃住口,这里哪轮得到你插嘴。”鹿清笃悻悻不再言语。

  慕容复却是缓缓抽出背后长剑说道:“既然不将我慕容家放在眼里,晚辈斗胆请道长指点下小子剑法。”

  郝大通本想顺势放了李莫愁这个烫手山芋,哪知徒孙不争气,一出口就惹了个更烫手的,当下也只能无奈应战,“好吧,刀剑无眼,公子小心。”

  慕容复左手捏起剑诀,左脚侧踏出半步,右手持剑,缓缓斜指右上方,正是真剑法的起手式“定阳式”。

  场下众弟子见慕容复使出无比熟悉的招式,纷纷惊呼道:“真剑法!”、“他怎么也会真剑法”。

  部分想明白的弟子则说出“慕容世家所藏丰富”、“竟连真剑法都有”之类的言语。孙婆婆和李莫愁则是缓缓退开。

  郝大通神情颇为凝重,少年这一招起手式旁人看上去平平无奇,可他却能看出少年的神、气、势、式无不恰到好处,要练到这般毫无瑕疵,天资稍差之人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做到。

  可见这少年非但天资卓绝,在真剑法上的造诣不浅。当即郝大通左手捏剑诀,右足斜跨半步,长剑横在胸前,正是真剑法中的防守招式“扁舟一叶”。

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

  慕容复身形一闪便到得郝大通身前,剑招连绵不绝的使出,往郝大通周身大穴招呼而去。

  郝大通心中一惊,本来按照江湖规矩,他是武林前辈,对方是一孩子,理当先让三招,只是这少年速度极快,先让三招只怕已经横尸当场了。

  当即也顾不上什么江湖规矩,使出真剑法力防守。

  众人只见得场中一小小白影不停绕着师叔祖转圈,点点白光不停往师叔祖身上刺去。而师叔祖剑招缓慢无比,却又每次都能挡住光点,发出一声精铁交接的声音。

  胖道人鹿清笃莫名其妙的问道:“师父,师叔祖的剑那么慢,怎么每次都能挡住那小……小公子的剑?”他本想骂一声“小杂种”,只是想到师父面前不可妄语,又改口称小公子。

  赵志敬因他刚才惹师叔生气,狠狠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懂什么,师叔以慢打快,大巧若拙,是剑道的至高境界。”

  赵志敬虽然看出一点端倪,但师叔正处于下风,他自是不能明说。

  场中两人拆了数十招,慕容复身影快若闪电,招式凌厉;郝大通则站原地不动,招式缓慢,却蕴含着一股古朴大气。

  若是有绝顶高手在此,定能看出慕容复的招式中间偶有停滞,只是他速度极快,能够弥补剑招不足。

  其实慕容复对敌经验太少,所学剑招都是死的,并不懂得如何灵活运用,是以一上来就先声夺人,用速度优势压着对手打,敌人发不出招,他自然就不用去思考如何拆解对方招式了。

  郝大通虽然看不清慕容复身形,但凭着剑法造诣及气机牵引,却能感应到慕容复出剑的方位。

  他心中疑惑不已,这少年明显精通真剑法,何以出招方位十分死板,甚至招式偶有重复。“是了是了,他年纪太小,终究所学有限,定是少与人动手,不懂变通。”

  郝大通想通其中关节,当下瞅准慕容复一个破绽,出剑反攻,招式大开大合,劲力浑厚。

  慕容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身形顿时慢了下来,招式也是左支右拙。

  场下众道人见得师叔祖忽然大占上风,脸色大喜,纷纷出言“这小子不行了”、“什么慕容世家,也不过如此嘛”。

  他们却是忘了这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。孙婆婆和李莫愁均是心中一紧,暗暗寻思若是老道下毒手,定要上前拼命挡住。

  慕容复心中烦躁不已,郝大通每次出剑,他都要想上半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出招应对。

  过得数招,破绽已是越来越多,若不是他内力不比郝大通差,速度又快,恐怕早已败北。

  再听得场下道人的话语,慕容复只觉得今天这出“英雄救美”要丢大面子了,慕容家的名声也将一落千丈,心中愈发慌乱,竟是连剑招也记不起来了。

  又勉力招架了数招,慕容复样子十分狼狈,心头一股无名怒火冒将出来。

 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,不是差点折于宵小之手,就是小心翼翼的偷盗秘籍,今天心血来潮想要装个逼,还落得个狼狈下场。

  当下慕容复也不再管什么剑招不剑招,怎么方便怎么打,怎么高兴怎么来,什么飘云剑法、正反两仪剑法、玉女剑法……想起哪一招便用哪一招。

  只见慕容复剑法突变,时而迅捷,时而缓慢,但每一招都能化解郝大通的招式,又顺手反攻郝大通。

  众弟子顿时住口不言,郝大通也是吓了一跳,之前还道这少年黔驴技穷了,没想到却还有这么多精妙招式没使出来,而且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风格突变,完不按常理出牌,郝大通顿时落入下风。

  一炷香过后,却是轮到郝大通狼狈不堪了,此时慕容复越打越顺手,剑招好似信手拈来,身形也是渐渐飘逸起来,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。

  “再这样下去必然要输。”郝大通心里想道,随即剑势一转,快捷无比的刺出一剑,手腕抖动,便好似有三把剑同时刺向慕容复,正是“一剑化三清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