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的吹捧,让封古特有些难为情。

他拉着父亲,向旁走出几步,低声说道:“父亲,这次能大胜萨尔人,秦沐恩和他的族人们,功不可没啊!”

亨克帕已经想到了。

封古特只带了一千名雅克族战士,怎么可能打得败两千多的萨尔人?而且还打出了如此的大胜!

显然,秦沐恩和他的族人们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

亨克帕眯缝着眼睛,缓缓点了下头。

封古特小心翼翼地看着父亲,问道:“父亲好像……不太高兴?”

这次成功杀掉两千多萨尔人,将萨尔族的战力削掉一截,这不是件喜事吗?

亨克帕看了大儿子一眼,幽幽说道:“秦沐恩和他的族人,战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。”

封古特莫名其妙地说道:“父亲已经把他们吸纳进我们雅克族,他们的战力越高,不是对我们越有利吗?”

“哼!”

亨克帕冷笑一声,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还年轻,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难道,你就不提防他们反客为主吗?”

另一种心卉的清新

他希望秦沐恩这些人,能具备一定的战斗力,从而可以真正的帮到己方。

但他又不希望秦沐恩这些人的战斗力太过于强大,从而威胁到己方。

这样的想法,看似矛盾,却又是一名领导者不得不慎重考虑的问题。

封古特沉默片刻,小声问道:“那么,父亲的意思是?”

趁着眼下秦沐恩及其族人羽翼未丰的机会,将他们统统铲除掉?

亨克帕对他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现在他们对我们还有用,可以帮我们牵制萨尔人相当一部分的精力。”

呼!

封古特听后,禁不住暗暗松口气。

他是真怕父亲把矛头指向秦沐恩。

封古特不仅把秦沐恩视为自己珍贵的朋友,而且有秦沐恩的帮助,他未来继承酋长之位的道路能平坦许多。

他刚松口气,亨克帕又道:“虽然现在不用对他们下手,但该敲打的,还是得敲打,要让他们知道,谁为主,谁为仆。”

“父亲……”

“行了!你只需看、只需听、只需学就好,我现在做的事,你以后都能用得到。”

亨克帕能说出这番话,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认可了封古特,并有意传授他,如何去做一名合格的酋长。

和封古特交谈完,又慰问了一番参战的雅克族战士们,之后,亨克帕带着封古特、休伦等人,去到曙光营地。

看到曙光营地的布局,亨克帕一怔。

他抬手指了指,乐呵呵地说道:“秦沐恩这些人,倒是很聪明,竟然把这里改建成了营地。”

亨克帕,乃至长老、随从们,对恶魔岛并不陌生,他们的成人礼都是在这里完成的。

后来隔三差五的,也会登岛狩猎,不敢说了解恶魔岛的一草一木,但一些显眼的地方,他们都记得很清楚。

一名长老说道:“依托礁石,建造营地,的确很聪明,不仅节省了力气,而且营地的防御,十分坚固啊!”

一行人走到营地的大门口,业已听闻消息的秦沐恩等人,迎了出来。

看到亨克帕,秦沐恩走上前去,欠了欠身,说道:“酋长。”

而后,他向李英才、陈晨等人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雅克族的酋长,亨克帕。”

李英才和陈晨等人用好奇又惊诧的眼神看着亨克帕。

如果秦沐恩不说,他们真的很难相信,这个看起来病恹恹的中年人,竟然会是雅克族的酋长。

雅克族不是以武为尊的原始部落吗?怎么选出来的酋长竟是个病秧子?

李英才率先反应过来,他向亨克帕深施一礼,说道:“酋长。”

陈晨等人回神,也都学着他的样子,纷纷施礼。

亨克帕见状,满意地点点头,一脸笑意地说道:“秦沐恩,你,还有你的族人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!哈哈!”

“酋长谬赞了,里面请。”

亨克帕嗯了一声,迈步走进营地。

现在营地里面,乱糟糟的,许多房屋都被拆掉,只剩下残垣断壁。另外,受伤的幸存者也随处可见。

亨克帕恍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我听说,我的族人有在营地里医治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秦沐恩领着亨克帕,来到医务所。

燕于飞、蔡志强、孙曦、杨敏、童瑶等人,纷纷从里面走出来。

当亨克帕看到燕于飞的时候,眼睛明显一亮。

封古特没见过像燕于飞这么漂亮的女人,比封古特年长二十岁的亨克帕,也同样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

他禁不住瞪大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燕于飞,眼珠子都快飞出去了。

见状,封古特暗暗叹口气,自己的父亲,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,但凡是见到漂亮的女人,哪怕费尽心机,也要将其得到手。

他凑近到亨克帕的耳边,低声提醒道:“父亲,她是秦沐恩的妻子。”

一听到燕于飞是秦沐恩的妻子,亨克帕的反应几乎与当初的封古特一模一样,顿时泄气了。

抢夺他人的妻子,这在雅克族是大忌,哪怕是最高领导人酋长,也不敢做出这种事。

只有在对付萨尔人的时候,雅克人才会做出奸污人妻的举动,这么做,很大程度上也是在故意羞辱萨尔人。当然,萨尔人也会对雅克人做出同样的事。

这两个种族,之间的仇恨积怨太深,只要能羞辱对方,能打击对方,只有他们想不到的,绝对没有他们做不到的。

亨克帕泄气了,不过休伦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目不转睛地看着燕于飞,脸上以及眼眸中,都露出痴迷之色。

秦沐恩向亨克帕介绍道:“昨晚,有两名战士重伤不治,今早,又有三人重伤不治,总共死了五人,现在伤者还有三十六人。”

亨克帕边听边点头。四十多名伤员,死掉五人,存活三十多人,这样的结果,已经很不错了。

他巡视受伤的族人一圈,有些是轻伤,有些是昏迷不醒的重伤,但不管是轻伤还是重伤,伤口都有做包扎,人也被妥善的安置。

对此,亨克帕非常满意,向秦沐恩和燕于飞等人笑了笑,欠身说道:“我代表我的族人们,感谢你们!”

“酋长客气了。”

亨克帕环视一圈,问道:“这里有能议事的地方吗?”现在,营地内部太惨了,连栋完整的房子都找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