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的这两处伤口,都需要缝合!”孙曦面色凝重地说道。

米勒苦笑,摇头说道:“我没有针线。”

孙曦起身,走到秦沐恩近前,说道:“沐恩!”

秦沐恩看看孙曦,再看看坐在地上的米勒,最终还是放下背包,从里面拿出医药箱。

医药箱的物品很齐,除了药物之外,还有双氧水、云南白药、纱布,以及专门用于缝合伤口的医用缝合针。

看到医药箱里的东西,米勒眼珠子都快飞出去的,他惊诧地问道:“你们这医药箱从哪弄来的?”

孙曦刚要说话,秦沐恩抢先说道:“在岸边捡的。”

米勒眨眨眼睛,感叹道:“你们的运气可真好!”

孙曦先是拿出双氧水,为米勒的伤口消毒。

双氧水洒在伤口上,冒出无数的气泡,米勒的身子突突直哆嗦,肌肉都在痉挛,但硬是一声没吭。

过了好一会,他握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开。

他别过头去,不看孙曦怎么处理自己的伤口,对秦沐恩幽幽说道:“艾蜜莉是我哥的女儿,我哥过世了,艾蜜莉就是一直跟着我。”

清新的空气诱惑

稍顿,他又道:“艾蜜莉是我哥唯一的血脉,我必须得照顾好他。”

他这话,既像是对秦沐恩说的,又像是对自己说的。

世界上很少有十恶不赦的人,再混蛋的恶人,他也会有柔情的一面。米勒并不例外。

秦沐恩坐到一颗木瓜树下,抽出砍刀,一边擦着刀身,一边随口问道:“你哥是怎么死的?”

“打黑拳时留下的后遗症。”米勒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当初,我也打过黑拳,有好几次,也差点死在对手的拳头下。”

秦沐恩抬头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运气不错。”

从见不得光的打黑拳,到名利双收的UFC冠军,可谓是一个质变的飞跃。

米勒不悦地说道:“我靠的不是运气,而是实力。”说话时,他用力晃了晃自己的拳头。

“也就那样。”

身为UFC冠军的米勒,瞧不起中国的散打冠军,而上过战场的秦沐恩,也同样瞧不起UFC的冠军。

米勒白了秦沐恩一眼,哼笑出声,说道:“以后有机会,我们再决斗一次!我不会手下留情!”

秦沐恩嗤笑出声,说道:“你不手下留情,尚且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他又用汉语补充了一句:“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大尾巴狼!”这句话的英语他不会说。

米勒听不懂他补充那句的意思,但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看着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秦沐恩,米勒气得直磨牙,如果不是现在有伤在身,如果不是周围可能存在野人的风险,他此时真想扑过去和秦沐恩拼命。

米勒怒视秦沐恩良久才收回目光,低头一瞧,孙曦已经把他小腹处的伤口做完缝合。

必须得承认,孙曦缝合的手艺确实很好,他几乎没太感觉到疼痛,她就已经把这么长的伤口缝合完了,下针快,缝合的也非常整齐漂亮。

他下意识地问道:“你是学医的?”

“学的是中医。”

“中医?西医可不承认中医!”

“中医为什么非要用西医承认?”孙曦颇感好笑,说道:“中医医病救人的时候,西医还不知道在哪呢。”

米勒耸耸肩,他只是随口一说罢了。

时间不长,孙曦把他肩头的伤口也处理好。米勒捡起地上的带子,准备系在自己的伤口处,孙曦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,见状,米勒立刻把手中的带子扔掉,乐呵呵地看着医药箱,说道:“里面的东西还真挺齐的。

“别打歪主意。”秦沐恩边擦刀边说道:“想抢走,没可能,以你现在的状态,我一只手就能杀了你。”

米勒不满地啧了一声,问道:“秦,你说话一直都这么难听吗?”

“对你,”秦沐恩转过头来,深邃地双眸冒出层层的杀气,说道:“我已经算够客气的了。”

米勒摇头说道:“你还真是个记仇的人,现在,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,我们要怎么穿过前面的峡谷。”

恶魔岛的正中央,有一座横跨东西的山脉,刚好把恶魔岛横切成南北两部分。

在山脉的中心地带,有一条裂缝,也就是米勒所说的峡谷。

康艺阳说道:“现在野人封锁了峡谷,我们根本过不去!”

秦沐恩皱了皱眉。

以前他有来过这座山脉,是追逃走的野人追到这里的。

当时他倒是没有看到峡谷,而是跟着野人,一直爬到山顶上。

秦沐恩问道:“你们看到野人封锁了峡谷?”

“对!”康艺阳肯定地点点头,说道:“不然我们也不会退回到这里。”

秦沐恩说道:“去北方营地,也不用非得穿越峡谷,我们可以翻山过去。”

康艺阳咧了咧嘴,高举着手掌,说道:“那么高、那么陡峭的大山,我们怎么翻过去?”

米勒和另外几名幸存者也都连连点头,表示那座山确实很难爬上去。

秦沐恩叹口气,说道:“我可以先爬上去,固定好藤蔓,你们拉着藤蔓往上爬就好。”

康艺阳正色说道:“秦营地长,你是没看到那座山有多高多陡峭,你怎么能爬得……”

“我以前爬上去过。”秦沐恩打断康艺阳的废话,他看向米勒等人,问道:“以藤蔓做辅助,你们总没问题了吧?”

米勒等人呆呆地点下头,看着秦沐恩的眼神充满诧异。

康艺阳问出众人心中的疑问,道:“秦营地长,你……你以前来过这里?”

“是!”而且来过不仅一次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现在讨论这些毫无意义,等你们休息好了,我们就上山。”

“我没问题了!”米勒率先站起身形,伤口还是灼痛,但比刚才已经好过许多。

其它幸存者见状,也都纷纷起身。

秦沐恩点点头,和乌亚率先向前方的大山走去。

路上,秦沐恩问道:“乌鸦,你们管这座山叫什么?”

“恶魔山。”

“恶魔岛,恶魔山,还真是毫无创意的起名。”秦沐恩说道。

“创意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解释不清楚,自己慢慢领会吧。”秦沐恩问道:“恶魔山有峡谷吗?”

“有的,是恶魔谷!”

“……”果然,就离不开恶魔俩字了。

说话之间,众人已经走到山脚下。

米勒、康艺阳等人说爬不上去,并非他们矫情,而是恶魔山真的不太好爬。其一是山壁十分陡峭,几乎没有角度,直上直下,其二,上面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,找不到攀岩的辅助之物,其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山壁潮湿,别说用脚去踩了,即便是用手抓住凸起的石头,都很容易被滑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