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放肆!”

那名圆满境老者怒吼一声便要追出。

“别追了!”

张浩斌喊道:“你们俩不是他的对手!”

说话的同时,看向叶凌峰两人的背影,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。

“难怪鸿寿公司敢那般有恃无恐,原来是所依仗!”

“不过,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跟我们苍穹集团抗衡的话,那就太过幼稚了!”

“既然如此不识抬举,那我就先让你们滚出这个展会再跟你们谈吧!”

嘀咕完后,抬脚往门外走去,同时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与此同时,叶凌峰两人已经回到展位。

“萱姐,这帮人应该没这么容易善罢甘休,最近这段时间,你让赵总派人盯紧点公司的股票。”

叶凌峰略作思考后道。

大眼睛女孩爱下象棋无辜表情楚楚动人照

“嗯!”

冯筱萱点头回应,脸上同时闪过一抹凝重。

下午五点半。

第二天的展会正式结束,叶凌峰五人驱车去饭店吃饭。

叮铃铃!车子刚开出没一会,坐在副驾驶上的叶凌峰的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是陆羽馨的来电。

“陆小姐,找我有事?”

电话接通后,叶凌峰笑了笑问道。

“叶医生,你杀了郑锦聪?”

话筒里传来陆羽馨略微焦急的声音。

“嗯?”

叶凌峰略微一愣:“什么意思?

郑锦聪死了?”

听到他这话,一旁的冯筱萱和冷冽两人同时愣了一下。

“不是你动的手?”

陆羽馨同样愣了愣。

“我已经有几天都没见过他了!”

叶凌峰回应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

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据我了解到,应该就是今天上午,据说是夏佳慧亲眼看到你杀了郑锦聪。”

陆羽馨回应道。

“嗯?”

叶凌峰眉头一皱:“又是夏佳慧?”

“叶医生,郑鸿臣现在已经先入为主,认定你就是杀他儿子的人了!”

陆羽馨顿了顿后继续道。

“武门的人到处在找你,你要当心点,如果不介意的话,你这几天要不住到陆家来吧?”

“谢谢陆小姐的好意,暂时不用!”

叶凌峰开口道。

“这事肯定跟夏佳慧脱不了干系,如果可以的话,麻烦你让人帮我把她找出来!”

“好的!”

陆羽馨回应后继续道:“叶医生,郑鸿臣的实力很强,你不可大意!”

“谢谢陆小姐提醒!”

叶凌峰点头:“你找到夏佳慧后给我消息!”

“好的!”

陆羽馨说完后挂了电话。

“小峰,武门那个大少爷死了?”

待叶凌峰挂了电话后,冯筱萱开口问道。

“嗯!”

叶凌峰微微皱了皱眉。

“武门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了?”

冷冽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这事跟夏佳慧有关?”

“据说是夏佳慧亲眼看到我动的手!”

叶凌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“嗯?”

冷冽略微一愣:“这事有点蹊跷!”

“就算她想借武门的人来对付你,她也没那胆量把郑锦聪杀了!而且,夏家的客卿中,应该还没人有那实力能杀得了郑锦聪吧?”

“冷冽说的对,这事跟夏家的关系应该不大,他们应该还没那么大的胆量。”

冯筱萱微微点头。

“只是,除了夏家之外,云城还有谁希望看到小峰跟武门发生冲突?”

“我想,我应该差不多猜出个七七八八了。”

叶凌峰眼神微微眯起。

“谁?”

冷冽开口问道。

“冷冽,小心!”

就在这时,叶凌峰突然大声喊了出来。

紧接着,一把抓住方向盘径直往右边打死,悍马车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般朝一旁的人行道上冲去。

嘎!反应过来的冷冽同时一脚刹车踩了下去,道路上留下几道漆黑的刹车印。

呼!几乎是在叶凌峰喊出声音的同时。

车行正前方极速飞来一根腰际粗细的大树干,如一颗巨大的炮弹般呼啸而来,四周的空气随即涌动。

眨眼的功夫,如骤然之间掀起一阵飓风擦着悍马车席卷而过。

如果不是叶凌峰在关键时刻拉了一把方向盘,悍马车绝对会直接撞上那颗树干,结果不堪设想。

“快下车!”

就在悍马还没完停下来之际,叶凌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冷冽四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但都没有丝毫迟疑,一脚踢开车门后,快速从车里冲了出来。

呼!与此同时,一道蕴含排山倒海般气势的劲风朝着悍马车席卷而来,空中响起一阵刺耳的风啸声。

“快闪开!”

叶凌峰大喊一声,同时催动气劲一掌迎了上去。

轰!只是,在对方那强悍的攻势下,叶凌峰情急之中拍出的一掌并没起到多大的效果。

那股劲风撞开叶凌峰的掌劲后,去势未减,直接将悍马车掀飞了出去,翻了好几个跟斗后重重撞在一颗树上,瞬间散架。

庆幸的是,叶凌峰刚才拍出的一掌替冷冽四人争取了一定的时间,四个人总算没被对方的掌风波及到。

“冷冽,带萱姐她们退后!”

叶凌峰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。

来人的身手毋庸置疑已是大宗师级别,而且看这架势,很可能已经突破到了大宗师小成境。

以他目前的实力,要想跟对方抗衡,即使底牌尽出都有不小的难度。

“收到!”

冷冽郑重的点了点头后,带着冯筱萱和吕凤两姐妹快速往后退去。

几人都清楚来人的实力,这种时候,不给叶凌峰添麻烦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。

咚!咚!咚!不一会,从前方传来两道沉闷的脚步声。

随后便见郑鸿臣和郑越两人稳步朝叶凌峰走了过来,两人的脸上都是愤怒之色。

尤其是郑鸿臣,一双眼神如两柄利刃一般刺向叶凌峰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。

“难怪敢把武门都不放在眼里,不得不说,以你这个年龄,能有这等身手确实还算不错!”

郑鸿臣冷声开口,一边说话一边走了过来。

“可惜,目中无人,胆大妄为,注定你这一生也只能走到今天了!”

“呵呵,是吗?”

叶凌峰的眼神中同时闪过一阵厉色。

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反应速度快的话,不光是他,就算冯筱萱几人都要跟着倒霉。

“从你动念杀我儿子的那一刻起,你的命就已经不属于你自己的了!”

郑鸿臣继续冷声开口。

“真是白痴!”

叶凌峰冷哼一声。

“堂堂一个武门分舵的舵主,智商跟个弱智一样!”

“夏佳慧那个女人说我杀了你儿子,你就信了?”